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新闻 > 文章内容

赵明回应一切:最艰难时荣耀曾“一颗一颗”抢芯片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1-14 阅读:

  “华为将近10万人的研发队伍,拥有方方面面的能力,但是荣耀出来的4000来号研发人员,要靠自己去补齐一切。”1月11日,荣耀CEO赵明在接受贝壳财经等媒体的采访时,这样说道。

  此前一天,荣耀刚刚发布了起售价格9999元的旗舰折叠屏手机Magic V。加上去年8月发布的Magic 3系列,曾经只是华为旗下互联网品牌的荣耀,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经完成了两个旗舰系列的布局。其海外市场也在去年10月重启,赵明表示,荣耀的目标是未来3-5年海外出货体量超过中国市场。

  在行业风云突变的2021年,荣耀走过了一条颇为惊险的路。在被赵明称为“至暗时刻”的4月份,荣耀一度面临“断粮”窘境,几乎没有存货可以拿来销售。供应链团队要“一颗一颗”地抢芯片,研发团队只能采用不被其他厂商看好的芯片来研发新机。然而,当新机打开局面、供应链得到理顺后,荣耀的市场份额也快速回升到历史高点附近。摆脱原有定位束缚后的荣耀,甚至开始喊出“对标苹果”的目标。

  “你的神经会被磨练得越来越粗,颗粒越来越大了。”聊起过去一年自己和公司的变化时,赵明坦承,“2021年对于荣耀来说,其实是处于一个非正常的节奏。”赵明预计,2022年,缺芯问题将会有所缓解,但手机行业大盘恐怕只会维持稳定或者略微下滑,荣耀需要“稳得住”。

  面对国内手机市场的“内卷”,厂商冲刺高端的后劲不足,赵明直率地指出:“其实还是我们做的东西没有达到消费者的需要,大家还是在相对低层次地重复。”不过,他也相信,“内卷”也意味着一些突破性的时机可能要到来了。

  贝壳财经:你后来曾多次提到荣耀在去年四月面临“至暗时刻”,当时主要是难在哪里?

  赵明:特别艰难的时候,是当时等于没货,“存粮”都不多了。一个月最低的时候我们就发了几十万台,大约也就三五十万台手机。那时候的货是要省着发的,因为要想着怎么能够坚持到新的芯片供应到来的时候。当时每一台手机都是在中国区总部机关来分货,为了让我们的核心店铺能够活下来,真是一台一台地分。当时我们的市场占有率只剩3%,一个月的发货量甚至不如手机行业大盘一天的量。

  赵明:我记得四月份的时候,我们有一次内部交流,“CEO面对面”,公司所有的人都可以在线上提问题,一些比较火的问题也会被顶上来。当时有很多人就问,网上有很多人对我们不看好,觉得我们荣耀是不是要“完蛋了”。

  赵明:这也是作为CEO应该承担的,对吧?在原来华为的体系中,还有更大的领导去承担,你是在不担心资源的状态下去工作。现在我们荣耀毕竟还是个创业公司,业务到了最后需要拍板的时候,都是几十个亿的投资下去,涉及对市场的判断,对技术发展路线的判断,对消费者的判断,其实也是风险比较大的。当然,这个可能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你的神经会被磨练得越来越粗,颗粒越来越大了。

  赵明:我们的核心团队很多时候会比我更积极,比如我们的产品总裁方飞,我们专业的营销团队。还有我们的供应链团队,在最难的时候真的是每天一颗一颗地把芯片抢回来。当时,我们的产品团队在决定做什么产品的时候,不是先规划你的产品再选择什么芯片,而是有芯片用就不错了。我们唯一不受约束而且能够海量供应的芯片只有高通骁龙778G,因为当时其他家对这款芯片不是很看好。我们是晚于行业45天拿到的芯片,但是集中全公司的力量,终于让荣耀50如期上市。这次“急行军”,一下子就把我们的供应节奏给扭转过来了。

  赵明:我们从华为出来的,有将近8000人,发展到现在已经是11000人的队伍了。中间除了离职的,新增加的有4000多人。今年我们还会进行校招和社招,人员还会进一步地扩大。与此同时我们也会注意维持我们的文化价值观,战斗力在原有基础上还要进一步提升。我们把简单高效作为公司的价值观之一,也是要时刻提醒自己,组织庞大了之后,不要变得官僚和迟缓。我们内部实行两层审结制度,不要因为审批程序太多,把提出流程的人“折腾死了”。到去年年底我们的两层审结率达到85%,部分部门达到了90%。

  赵明:其实对于我本人来说,影响是有,但是不是特别大。最开始荣耀就是一个相对的独立的体系,当时上面还是有更高层的管理团队,现在我上面也还是有董事会。不过确实就是现在决策的宽度、广度和深度比以前可能范围更大,决策权更多了。这个也就是多一些少一些的问题,我也不认为是有什么太本质的差别。

  从公司业务层面来说,可能就是资源可以整合得更完整。我们在原来的体系中是要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上去平衡和协调,现在整个的平衡和协调都在我们自己这里。

  贝壳财经:失去了华为这个“更大的平台”,荣耀的研发是否也面临很大的压力?

  赵明:华为有将近10万人的研发队伍,拥有方方面面的能力,但是荣耀出来的4000来号研发人员,要靠自己去补齐一切。2021年,在整个荣耀的研发资源极其紧张的情况下,我们还是集结了一支队伍,用将近一年的时间去打磨了Magic Live智慧引擎。我们公司还有很多这样的投资,这样才能让我们面向未来走好每一步。一开始可能会慢一点,但是会越走越好,要沉下心来。

  贝壳财经:荣耀现在缺芯吗?预计2022年手机行业缺芯问题是否会有所缓解?

  赵明:现在芯片不是特别紧张,对我们来说是不太紧张。从整个未来发展来看,芯片对于我们来说属于结构性的短缺,只是在海外个别市场的个别芯片有些短缺。

  芯片的问题在2022年肯定会比去年要缓解,短缺还是结构性的。因为去年有一个特殊的原因,那就是华为和荣耀突然离场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来抢夺这个市场,每个人都在overbooking(超额预定)。然而这也可能导致芯片的整体供应会远超过市场容量。没有几个厂商是“饿死的”,除非特殊情况,都是“撑死的”。荣耀本身其实也要特别注意,特别谨慎,不要对市场过分地乐观。

  赵明:三季度以后,从我们的销售来讲,我们已经进入良性发展阶段,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消费者层面上,在旗舰机的发展路线上,公司要如何去构筑面向长远竞争的能力。如果要是为了销量,做低价、做促销就可以了,但是荣耀是很克制的。在未来产品规划当中,我们基本上没有1000块钱以下的产品。

  赵明:大方向上,我认为还是要“稳得住”。在核心的创新能力上,端到端交付的能力上,高效的销售体系上,要补的课也很多。另一个关键词是“调结构”。2021年对于荣耀来说,其实是处于一个非正常的节奏,上半年没货卖,发了荣耀50之后下半年就发了荣耀60。但是我们要快速把它们交付完之后,才可以定下心来好好地去思考和去规划,节奏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调整过来的。今年我们肯定就没有那么多产品了,如果2022年的上半年保持像去年下半年的产品发布密度,那我们团队就“疯了”,市场也会“疯了”。

  赵明:我们的产品系列很多,服务的人群很广泛,所以渠道的下沉今年肯定会做,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们在中国大部分的县都有渠道和零售体系的布局,而且已经布局很长时间了,一部分的镇也没问题了。2022年的覆盖肯定会比去年要好,荣耀跟经销商的连接和联系也会更好一些。

  我知道其实线下渠道的压力很大。因为疫情的影响,居民消费意愿的影响,线下实体店的压力是蛮大的。我们也在考虑2022年要如何真正帮助和赋能它们。一个是继续推出像Magic V这样的产品,去吸引消费者主动去店里体验。另外就是我们要帮助经销商去提高效率,比如从线上帮助它们引流,推动渠道运营的数字化转型等等。

  贝壳财经:荣耀的海外市场去年十月也重启了,你对海外市场有什么预期或者计划?

  赵明:荣耀2022年海外市场肯定会有一个高速的发展。总量上,我们的目标是海外市场在三五年内能够超过中国市场。因为中国市场也在变大,那海外的增长速度只会更快。

  欧洲市场,我们未来会重点通过高端旗舰手机去进行拓展,构建高端品牌和高端市场。包括中东、亚太的一些国家,也是这样。在拉美、非洲地区,更多会以中低端机型的销售为主。俄罗斯市场则会相对比较平衡。

  贝壳财经:国产手机的高端化卡在4500-5000元左右的价位无法突破,竞争越来越“内卷”了,你如何看待这个现状?

  赵明:我觉得其实还是我们做的东西没有达到消费者的需要,大家还是在相对低层次地重复。荣耀独立出来之后,也学会了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不要怨天尤人,不要去说市场和消费者如何,消费者永远是正确的,(还是)你有没有做出真正让消费者惊艳的产品。

  客观上来讲,2021年的各款旗舰产品,其实没有任何一款让我觉得认可的。你想要消费者认可你的什么?是旗舰的芯片吗?他买的也不是芯片对吧,他买的是体验。所以不要成天去说这些价格什么的,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带给消费者的使用价值和体验价值。价格是由价值决定的,对吧?其实我们要反过来问自己更合适。

  贝壳财经:限制国产手机的,是产品力的因素多一些,还是品牌力的因素多一些?

  贝壳财经:现在主要国产手机厂商做折叠屏、推自研芯片已经成为“标配”了,荣耀有计划做自研芯片吗?

  赵明:我可以说做芯片这件事情本身对于我们来讲没什么特别大的难度,因为真正难的是做SoC芯片。短期内我们没有做基带芯片或者SoC芯片的计划。如果要做SoC芯片,肯定是一个特别大的决策,但是要说“做芯片”这个事情,做与不做都不是一个特别难的决策,因为它完全看你的需要。你可以去做一个电源管理的芯片,或者蓝牙、Wi-Fi芯片,只要是基于你的业务需求。

  赵明:在新的竞争环境下,我们要看的是哪家能够活得更好,能够长久地成功和活下去,能够有质量地生存和发展,这才是一个企业最好的状态。现在来看,竞争也是到了一个新的状态,大家可能觉得手机行业内卷,其实内卷就意味着一些变化、一些突破性的时机可能要到来了,否则的话这样一直持续下去,这个行业的价值就要打折扣了。

  对于这个事情我总体还是很乐观的,因为毕竟苹果的价值还是体现在那里的。如果说能把苹果也卷下来,那才算是本事。

  贝壳财经:现在荣耀喊出了“对标苹果”的口号,在脱离华为之前,荣耀有想过对标苹果吗?

  赵明:当时没想过。按照当时公司对于“双品牌”的定位,荣耀主要还是定位于年轻人的品牌,所以我们在整个的设计中主要思考的是怎样做一些更酷的科技,更炫的设计。但是从我个人来讲,我是一直特别看好操作系统和软件体验的个性化方向,这是我当年就坚信的。

  赵明:坦率地讲,苹果今天在系统设计和消费者体验上,我认为是做得比我们好。但是它也有它的不足。荣耀的目标是在中国的服务生态,比如Magic Live智慧引擎所加持的各种互联网服务,要率先去超过苹果的体验。Magic Live要做的,是打造人性化、个人化的操作系统,根据用户不同的场景,让操作系统做到“千人千面”。同样一个系统,任何两个人用起来都是不一样的。下一步我们考虑的是,苹果是A系芯片+iOS,我们是Magic Live加持的操作系统跟MTK、高通的芯片的结合,我们要如何做到最优,让综合体验能够上去。

  贝壳财经:现在有不少手机都内置了各种智慧化能力,但体验还是参差不齐的。做智慧化难度最大的地方是什么?

  赵明:首先就是整个智慧服务的低功耗,以及实时的响应能力。还有就是真的要根据用户的所需进行推荐,如果把它做得广告化,消费者肯定是不接受的。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个涉及公司价值观的问题。我们是要把消费者的需求,跟后端的服务、互联网平台的诉求能够很好地结合。比如吃午饭的时间,系统会给你推荐美团或者饿了么的外卖服务,一开始只是一个建议,但是当系统熟悉了你的习惯之后,我们就会只推荐其中一个而不是另一个。

  贝壳财经:这些服务对AI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智慧化会是公司接下来研发的重点吗?

  赵明:对,我们的Magic Live前面已经发布了,未来也会坚定地投入智慧化,这会是一个核心的投资方向。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上一篇:跨国企业紧抓RCEP机遇 下一篇:劳荣枝二哥发声:家属方未提交新证据 劳荣枝杀害7人原因动机详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