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形势 > 文章内容

1946年400多名日军投降女护士深夜杀害我军150名战士为何?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1-13 阅读:

  1946年2月,一场震惊中外的暴动爆发。通化某家医院,向我军投降的400多名日军女护士,在这天深夜,举起手术刀刺向了我军150多名战士。刹那间,救死扶伤的医院沦为人间地狱。这场由400多名日本女护士发动的暴乱。

  就是震动中共中央乃至其他国家的通化事件。为何已经投降半年的日本女护士,会突然发动暴乱?

  1945年夏,在美军和苏联的强势攻击之下,日本败局已定。1945年8月6日、9日,美国向日本广岛、长崎两地投掷两枚1945年8月8日,在美军投掷的同一天,苏联同时启动了“八月风暴行动”。在苏军的强势攻击之下,自8月8日起,短短一个星期之后,70万关东军就彻底被击溃。祸害中国东北多年的关东军落荒而逃。

  1945年8月15日,多方树敌的日本,实在是无力回天,正式宣布了无条件投降。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

  在苏联发动的“八月风暴行动”中,在战争中直接击毙关东军8.3万人,俘虏关东军多达59.4万人。苏联,作为击溃日本关东军的主力,押走了50余万名战俘,余下的数万名战俘,留在了我国东北地区。

  出人意料的是,二战结束仅仅半年的时间,日本帝国主义的残留势力竟再次作乱。这次的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死灰复燃,其罪魁祸首,追根揭底才发现竟是日本关东军的战俘。

  相反,中国还给予他们特殊照顾,和一定程度上及可接受的范围内的自由。根据中央指示,我军对这些战俘在给予照顾同时,实行军事管理。

  其中,被俘虏的400多名的日本关东军的医生护士,考虑到他们的医用技术手段无处施展,

  经过多方考虑,最终决定,将这400多名女医护人员战俘安排进了通化的一家医院,配合当地医院的治疗工作。

  这些日本关东军战俘只需安安分分,在自己的岗位上接受劳动改造,不动歪心思、低调度日。

  等到我国和日方完成战后协商之后,便可以平平安安、毫发无损的回到自己的国家,与家人团聚。

  这些关东军战俘,与蒋方就开始秘密筹措组织一场“通化二三事件”。被安排进医院的400多名日本关东军的医护人员。

  凭借着我国对他们是女子的怜悯,勾结成为这场暴动事件的重要发起人物。中国东北,无疑是发展军事基地的最佳选择。

  这次,中共中央很明确的指出,确保东北在我军手中。总而言之,这次的东北防线异常坚固。

  在军事上,通化,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在日寇统治时期,通化市被日军作为“伪通化省”省会。

  1945年“八·一五”前,日本曾一度计划将“伪满洲国”国都由新京(长春)迁往通化市。

  随着国内政治军事形势的发展,通化市已经成为了长白山区中国领导的中心革命根据地。

  打通攻下东北的的通道,成为了蒋介石最头疼的一点。在多次暗杀和武装颠覆活动,均已失败告终之后,蒋介石最终将主意打到了日本人身上.

  以通化县党部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孙耕尧为首的蒋特分子,与日本关东军藤田大佐等奉行复仇主义的分子,在经过多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达成合作。

  其前提就是,在行动成功之后,要将留在通化市的所有日本人送往台湾,并提供合理的工作。

  经过审讯,最终得知暴动即将爆发。不久,我军就已全面掌握了对方的详细情况。

  掌握了重要情报之后,我方东北民主联合军迅速作出判断,下达作战指挥命令。从1946年2月2日下午5点起,一举歼灭这场暴乱的行动。

  在中共通化分省委书记吴漑之的指导下全面开展。党政机关人员全副武装,回到阵地,随时待命。

  只有500名朝鲜义勇军和一些东北民主联军的守卫战士。好在我方早已做好准备,根据上方“分兵坚守,自卫反击”的抗暴方针。

  摧毁敌方两个暴乱指挥所。随着暴乱时间的推进,我方守军有条不紊的秘密进行着搜索工作,逐渐加强对通化市区局势的掌控。

  1946年2月3日凌晨4点,在结束十四年亡国奴的生活之后,通化市人民满心期盼着第一个春节黎明的到来。

  此时的通化,灯火通明、繁星闪烁、安静祥和。在这一片祥和之下,埋藏着一个即将爆发的动乱。突然,全市的灯光闪烁了两次,而后全城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大火突然冲天而起,动乱开始了。城区内枪声大作,上万名日本关东军战俘一改之前顺从的模样。

  在阵地上英勇地抗击着,多达十几倍的关东军战俘和蒋方特务分子。可被人忽略的通化市医院,悄无声息的发生了一桩的惨案。

  被特殊关照,安排进医院的400多名医生护士,在日本间谍时任护士长的何野波雄的策划下。

  刹那间,通化市医院成为人间炼狱,平常温柔的日本女护士成为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在疯狂杀害完医院的重伤士兵后,杀红眼的400多名女医护人员,在女护士长何野波雄的指示下。

  将目标转向了负责防守城门的朝鲜义勇军,和行署大楼内的东北民主联军。在女护士长何野波雄的指示下,这400多名女护士兵分两路,其中200名前往城门。

  在最初见到200多名女护士冲来时,防守城门的苏联守军仅仅以为是前来救治的医护,不曾想,她们也是暴乱人员。

  在毫无防备之下,苏联守军陷入了两面受敌的危险境地。在前后两面的疯狂进攻之下,致使我方守卫城门的苏联守军大量伤亡。

  与此同时,剩余的女护士又同佐藤队长和特务分子,冲向了行署大楼。由于敌众我寡,再加上兵力分散。

  依仗着剩余的多达千名的日本关东军战俘,以及多名特务分子与匪徒组成的混编队伍的人数优势。

  加上200多名的手拿手术刀和武器的女护士,防守行署大楼的我方东北民主联军起初如同城门守军一样。

  女护士瞬间把握住机会,致使我方东北民主联军大量伤亡。坚守行署大楼的我方守军,在行署秘书长夏骏青的强硬带领之下。

  临危不惧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拼起了刺刀。令人没想到的是,这200多名女护士,平常看起来柔柔如弱弱,手无缚鸡之力。

  暴动分子们还是冲上了行署大楼的二楼。面对疯狂的暴动分子,我方指挥专员蒋亚泉同志任然坚守阵地,不愿撤离。

  专员蒋亚泉同志的警卫员,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劝导蒋亚泉同志,放弃抵抗,向暴乱分子投降。

  觉察出来不对劲的蒋亚泉同志当即下令,处决一切想要投降的“逃兵”。后经过彻查发现,以警卫员为首的劝降分子皆为内应分子。

  看着逐渐吃力的守军,蒋亚泉同志当即下了死命令,命令全体守军与行署大楼共存亡。

  接到死命令的大楼守军,与暴乱分子展开了殊死搏斗,大楼内呐喊声、枪声此起彼伏,血流成河。

  在形势危急时刻,我方东北民主联军通化支队、朝鲜义勇军的机动部队赶到了行署大楼。

  结合当时的战斗情景,支援部队瞬间做出判断,选择从后方向暴乱分子发出猛烈攻击。暴乱分子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之下,抵抗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已开始溃败。

  我方另一部由营长高应锡率领的守军,接受到了求救信号赶到了通化城。营长高应锡见医院血腥场景,带着部队连忙赶往了城门。

  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血战,在援助军的援助之下,我方守军在损伤最低的情况下,取得抗暴斗争的最终胜利。

  这1000多名暴乱分子与前一天晚上组织完善的暴动相比,丝毫没有组织规划可言。

  就如苍蝇一般,对我军来说,这1000多名暴徒分子的解决就是“小菜一碟”。这100多名暴乱分子只有几十条枪和一挺机枪,而我方武器装备不仅有几十挺机枪,还有多门迫击炮。

  发动这场暴乱的核心人物之一的藤田大佐,全名为藤田实彦,是原关东军第125师团长参谋长。

  最终在日本商社的一栋阁楼之中,被当场抓获,与藤田实彦一同被抓获的还有十多名趁乱逃跑的关东军战俘。

  在动乱平息之后,我方守军在彻查现场时发现已孙耕尧为首的特务分子尚未被执行死刑,当即就将其枪决。

  反动派与日本关东军战俘秘密勾结,策划的暴乱被我军彻底平定。在这场暴乱中,最令人气愤的无疑就是这四百多名护士的残忍。

  愿意自愿为我方军队和医院提供帮助,这也是我方愿意将其成建制地保留下来,并将其安排在通城医院里协助我方医院。

  据战后不完全统计,这场“通化二·三”事件,我军至少击毙1800多名日本关东军战俘。

  饱受日本关东军十四年欺压的通化人民,在这场暴乱之后,纷纷自发帮助东北民主联军抓捕逃跑的暴乱分子。

  在暴乱结束之后,通化的官兵和百姓已经杀红了眼,只要是相关的日本人全被击毙。

  只准抓不准直接杀。通化的老百姓就直接在全城大搜捕时将无辜的日本人也全部杀死了。

  在中国最重视的春节这一节日面前,傲慢的日本人不愿入乡随俗,不愿再门口挂春联,丝毫没有庆祝节日的想法。

  流行着这样的说法,暴乱过后的通化,逃跑的日本人最是愚蠢。只要是透露出逃跑意愿的日本人,接踵而来的就是杀身之祸。

  2月3号,大年初一,这个春节是通化百姓在经历过14年的欺压之后的第一个春节。

  本应一片祥和,阖家团圆的通化城,却在特务和日本关东军战俘的破坏之下,沦为了人间炼狱。

  昨夜的暴风雨终究用金色的和平为其加冕。如今这个时代呼吁的是和平,不是战争。

  战争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流血牺牲,很多人因此失去生命,很多人因此失去至亲。

上一篇:肯尼亚纳库鲁附近一水坝决堤 致至少20人丧生 下一篇:山西钢化玻璃厂家

相关阅读